“慢脾风”是个什么病?是孩子受寒容易得的病|聊聊张锡纯医案
罗大伦 大伦书院 2020-03-06

(原第六期第三卷·痫痉颠狂门·慢脾风)

辽宁省公署科员侯寿平之幼子,年七岁,于季秋得慢脾风证。

【病因】
秋初病疟月余方愈,愈后觉左胁下痞硬,又屡服消瘀之品,致脾胃虚寒不能化食,浸至吐泻交作,兼发抽掣。
【证候】
日昳潮热,两颧发红,昏睡露晴,手足时作抽掣,剧时督脉紧而头向后仰(俗名角弓反张),无论饮食、药物服后半点钟即吐出,且带出痰涎若干,时作泄泻,其脉象细数无力。
【诊断】
疟为肝胆所受之邪,木病侮土,是以久病疟者多伤脾胃。此证从前之左胁下痞硬,脾因受伤作胀也。而又多次服消导开破之品,则中焦气化愈伤,以致寒痰留饮积满上溢,迫激其心肺之阳上浮,则面红外越而身热,而其病本实则凉也。其不受饮食者,为寒痰所阻也;其兼泄泻者,下焦之气化不固也;其手足抽掣者,血虚不能荣筋养肝,则肝风内动而筋紧缩也;抽掣剧时头向后仰者,不但督脉因寒紧缩,且以督脉与神经相连,督脉病而脑髓神经亦病,是以改其常度而妄行也。拟先用《福幼编》逐寒荡惊汤开其寒痰,俾其能进饮食斯为要务。
【处方】(一两=30克,一钱=3克,下同)
胡椒(一钱) 干姜(一钱) 肉桂(一钱) 丁香(十粒,四味共捣成粗渣) 高丽参(一钱) 甘草(一钱)
先用灶心土三两煮汤澄清,以之代水,先煎人参甘草七八沸,再入前四味同煎三四沸,取清汤八分杯,徐徐灌之。
此方即逐寒荡惊汤原方加人参甘草也。原方干姜原系炮用,然炮之则其气轻浮,辣变为苦,其开通下达之力顿减,是以不如生者。特是生用之则苛辣过甚,故加甘草和之,且能逗留干姜之力使绵长也。又加人参者,欲以补助胸中大气以运化诸药之力,仲师所谓大气一转,其气(即痰饮)乃散也。
又此方原以胡椒为主,若遇寒痰过甚者,可用至钱半。又此物在药局中原系背药,陈久则力减,宜向食料铺中买之。
【复诊】
将药服后呕吐即止,抽掣亦愈,而潮热、泄泻亦似轻减,拟继用《福幼编》中加味理中地黄汤,略为加减俾服之。
【处方】
熟怀地黄(五钱) 生怀山药(五钱) 焦白术(三钱) 大甘枸杞(三钱) 野党参(二钱) 炙箭芪(即炙黄芪)(二钱) 干姜(二钱) 生杭芍(二钱) 净萸肉(二钱) 肉桂(一钱,后入) 红枣(三枚,掰开) 炙甘草(一钱) 胡桃(一个,用仁捣碎)
共煎汤一大盅,分多次徐徐温服下。
【方解】
此方之药为温热并用之剂,热以补阳,温以滋阴,病本寒凉是以药宜温热,而独杂以性凉之芍药者,因此证凉在脾胃,不在肝胆,若但知暖其脾胃,不知凉其肝胆,则肝胆因服热药而生火,或更激动其所寄之相火,以致小便因之不利,其大便必益泄泻,芍药能凉肝胆,尤善利小便,且尤善敛阳气之浮越以退潮热,是以方中特加之也。
《福幼编》此方干姜亦系炮用,前方中之干姜变炮为生,以生者善止呕吐也。今呕吐已止,而干姜复生用者,诚以方中药多滞腻,犹恐因之生痰,以干姜生用之苛辣者开通之,则滞腻可化,而干姜苛辣过甚之性,即可因与滞腻之药并用而变为缓和,此药性之相合而化,亦即相得益彰也。
又此方原亦用灶心土煎汤以之代水煎药,而此时呕吐已止,故可不用。然须知灶心土含碱质甚多,凡柴中有碱质者烧余其碱多归灶心土,是以其所煮之汤苦咸,甚难下咽,愚即用时恒以灶圹红土代之。且灶心土一名伏龙肝,而雷敩谓用此土勿误用灶下土,宜用灶额中赤土,此与灶圹中红土无异,愚从前原未见其说,后得见之,自喜拙见与古暗合也。
【效果】
将药连服两剂,潮热与泄泻皆愈,脉象亦较前有力。遂去白术,将干姜改用一钱,又服两剂全愈。
语音◎罗大伦 | 编辑◎紫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