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芪绵黄芪独根二人抬


黄芪补气。
黄芪地龙治疗慢性肾炎。黄芪用量30-60g,地龙用量10-15g。
黄芪升麻,治低血压病。
朱老以仙鹤草黄芪治疗血小板减少性紫癜与过敏性紫癜。
老年患者所见的前列腺肥大所致的溺癃,病本常为虚,如果一见到小便不利就想到要一昧去淡渗利水,不仅效果不好,还会徒损阴阳,朱老则常以黄芪刘寄奴相伍,起益气化瘀之功。
朱老以黄芪莪术治疗慢性胃疾与癥瘕积聚(多因气虚血瘀)。
以生黄芪20-30g,莪术6-10g,治疗慢性萎缩性胃炎、消化性溃疡以及肝脾肿大及肝或胰腺癌肿患者。
吕仁和教授有一个“棱莪方”用来降血压,三棱莪术牛膝,这里是否以考虑配伍黄芪
临床能见到一种浮肿,尿常规检查无异常,一般肿势不剧,以面部和下肢为主,常伴见面色无华及头晕,多可能为气血亏虚,肝脾失和所致,朱老常以黄芪配合益母草以扶正化瘀行湿。
李召南教授也看过一个如此水肿的患者:
某女,26岁
主诉:面部水肿二周余(下肢不肿)。
眼睑浮肿,面白无华,偏胖,无夜尿,喜冷饮,熬夜,大便正常,无头晕,小便少,BP:125/86,舌尖红瘦苔白腻,检查指标无明显异常。
当时李老开的方是这样的:
茯苓20 白术12 泽泻20 猪苓20 甘草6 黄芪30 白茅根30 苦杏仁12 鸡内金6 益母草20 天花粉15 山海螺20
而当时我对于这个患者的思路不是很清晰,一直觉得她尿常规也没有啥问题啊,怎么会面部水肿迟迟不消退呢?当时看这条方子的时候也不能很理解,不过现在再看,正如朱老所讲,以扶正化瘀行湿为主,李老同样也用了黄芪益母草搭配,看病十分钟,背后却是几十年的功夫啊。
李济仁药茶
组方:适量黄芪枸杞,15克或20克黄精,10克西洋参
做法:泡好后要用盖子盖一下,温热一下。把这个水喝完了,然后又加点开水,又温一下,然后倒下来再喝。早上泡起,泡到晚上,(黄精西洋参枸杞子)三味药都可以吃下去。
功效:黄精用于气血调和,加上黄芪补气,所以这碗茶又可以降低血糖、降血脂。血脂高的话可以再加两种药,葛根15克,泽泻8克到10克。有的血压高的话,可以加一点生杜仲菊花,血压高红参就少吃。
注意:
1、不是说吃这个药方就不用吃降脂药、降压药和降糖药了,还是要遵医嘱坚持服药;
2、中医讲究辨证,每个人体质不同,用这个方子之前,最好还是请教一下医师。
再造散
再造散齐;
再加细辛煮,阳虚寒闭最相宜。
组成:黄芪6g,人参3g,桂枝3g,甘草1.5g,熟附子3g,细辛2g,羌活3g,防风3g,川芎3g,煨生姜3g。另二枚,加赤芍共煮。
小建中汤饴糖桂枝芍药炙甘草大枣生姜
歌诀:小建中汤饴糖,方含桂枝芍药,温中补虚和缓急,虚劳里急腹痛康。
方义:本证多由中焦虚寒,肝脾失和,化源不足所致,治疗以温中补虚,和里缓急为主。中焦虚寒,肝木乘土,故腹中拘急疼痛、喜温喜按。脾胃为气血生化之源,中焦虚寒,化源匮乏,气血俱虚,故见心悸、面色无华、发热、口燥咽干等。方中重用甘温质润之饴糖为君,温补中焦,缓急止痛。臣以辛温之桂枝温阳气,祛寒邪;酸甘之白芍养营阴,缓肝急,止腹痛。佐以生姜温胃散寒,大枣补脾益气。炙甘草益气和中,调和诸药,是为佐使之用。其中饴糖桂枝,辛甘化阳,温中焦而补脾虚;芍药甘草,酸甘化阴,缓肝急而止腹痛。六药合用,温中补虚缓急之中,蕴有柔肝理脾,益阴和阳之意,用之可使中气强健,阴阳气血生化有源,故以“建中”名之。
加减化裁:若中焦寒重者,可加干姜以增强温中散寒之力;兼有气滞者,可加木香行气止痛;便溏者,可加白术健脾燥湿止泻;面色萎黄、短气神疲者,可加人参黄芪当归以补养气血。
玫瑰花饮
玫瑰花2-3克,西洋参2-3克(补气养阴、不燥),石斛2-3克(养阴),黄芪3-5克(补气),每天泡水喝,可以补气养阴。

阴虚火旺的人群可以把黄芪去掉加上菊花玫瑰花饮要根据每个人不同的体质和不同的疾病个体化配方,克数大概2-3克,如果是绞股蓝可以多一点,5-10克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