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门穴[qī mén][LR14](肝募)
足厥阴肝经。肝之募穴足太阴厥阴阴维之会。位于胸部,当乳头直下,第6肋间隙,前正中线旁开4寸。有腹直肌,肋间肌;有肋间动、静脉;布有第六、七肋间神经。

功效:募集天之中部的水湿风气。健脾疏肝,和胃降逆,祛湿,利胁,理气活血。泻肝清肺,顺气降火。
治法:寒则补之灸之,热则泻之。
主治:胸胁胀痛,胸胁支满,肋间神经痛,胸膜炎,胸中热,喘咳,胁下积聚,积聚痞块,乳痈,心肌炎,心绞痛,心下切痛,腹膜炎,腹胀,呕吐,泄泻,饥不欲食,饮食不下,呃逆,吐酸,吞酸,伤食腹坚,霍乱泄注,下痢脓血,胃肠神经官能症,肠炎,胃炎,胆囊炎,肝炎,黄疽,肝肿大,肝萎缩,小便难,癃闭遗尿,肾炎,高血压,血臌,奔豚气,消渴,卧不安,谵语不止,郁闷,目眩,面赤,口苦,项强,瘖不能言,疟疾,荨麻疹,伤寒热入血室,妇人产后余疾。
现代又多用于治疗胆囊炎,胸膜炎,肝炎,肝肿大,肝萎缩,肋间神经痛,心肌炎,胃肠神经官能症,肠炎,胃炎,心绞痛,腹膜炎,肾炎,高血压。
刺法:一般沿肋间方向平刺05~0.8寸,局部酸胀,可向腹后壁放散。内部右侧为肝右叶前缘,左侧为横结肠及胃底,不宜深刺,以免伤及肝脾肺。
灸法:艾炷灸或温针灸3~5壮,艾条灸5~10分钟。
配伍
期门穴配大敦穴,治疝气。《玉龙赋》:期门大敦,能治坚痃疝气。
期门穴配肝俞穴、公孙穴、中脘穴、太冲穴、内关穴,治肝胆疾患、胆囊炎、胆结石及肝气郁结之胁痛、食少、乳少、胃痛、呕吐、呃逆、食不化、泄泻。
期门穴配肝俞穴、膈俞穴,有疏肝活血化瘀的作用,主治胸胁胀痛。
期门穴配肝俞穴、膈俞穴、外关穴、阳陵泉穴,治胸胁胀痛。
期门穴配内关穴、足三里穴,有和胃降逆的作用,主治呃逆。
期门穴配阳陵泉穴、中封穴,有舒肝利胆的作用,主治黄疸。
期门穴配日月穴、肝俞穴、胆俞穴、至阳穴,治黄疸。
《针灸大成》:胸连胁痛,期门章门丘墟行间涌泉
《长桑君天星秘诀歌》:伤寒过经不出汗,期门通里先后看。
《玉龙歌》:伤寒过经犹未解,须向期门穴上针,忽然气喘攻胸膈,三里泻多须用心。
《伤寒论》:伤寒,腹满谵语,寸口脉浮而紧,此肝乘脾也,名曰纵,刺期门。伤寒,发热,啬啬恶寒,大渴欲饮水,其腹必满,自汗出,小便利,其病欲解,此肝乘肺也,名曰横,刺期门。妇人中风,发热恶寒,经水适来,行之七八日,热除而脉迟,身凉,胸胁下满如结胸状,谵语者,此为热人血室,当刺期门
《铜人腧穴针灸图经》:治胸中烦热,奔豚上下,目青而呕,霍乱泄利,腹坚硬,犬喘不得安卧,胁下积气,女子产余疾,食饮不下,心中切痛,善噫,若伤寒过经不解,当刺期门,师经不传。
名解
本穴为治血症之要穴。血症以月经为最。月信有期,故名期门
期即周期,门即门户,两侧胁肋如敞开之门户,穴在胁肋部,经气运行至此为一周期,故称期门
期门。期,期望、约会之意。门,出入的门户。期门名意指天之中部的水湿之气由此输入肝经。本穴为肝经的最上一穴,由于下部的章门穴无物外传而使本穴处于气血物质的空虚状态。但是,本穴又因其位处于人体前正中线及侧正中线的中间位置,既不阴又不阳、既不高亦不低,因而既无热气在此冷降也无经水在此停住,所以,本穴作为肝经募穴,尽管其穴内气血空虚,但却募集不到气血物质,唯有期望等待,故名期门
期,时也,会也。门,开也,通也。人所出入之处。期门是汉代负责守卫的武官名,用以作为肝为将军之官的比譬,也指为气血运动周期的出入门户。像肝脏的阳刚之气。肝为将军之官,期门的取义,极为明显。为气血运行周期的出入之门。经气的运行古说是365穴,至此已满一周矣;又肝脾为人身之血海,妇女月潮按期而至;期门之义亦有可通。人体气血始出云门,历经大肠前述诸经,经行十二时辰,至此恰为一周,然后周而复始,复出云门,故名之。
穴义:天之中部的水湿之气由此输入肝经
气血特征:气血物质为散行于天之中部的湿热水气。
运行规律:由穴外进入穴内后循肝经下行。
功效:
募集天之中部的水湿风气。健脾疏肝,和胃降逆,祛湿,利胁,理气活血。泻肝清肺,顺气降火。
期门穴是肝之募穴,又是足厥阴足太阴阴维脉的交会穴,所以不仅具有调节脏腑功能治疗肝病的作用,而且还能治疗所交会经脉的病证。
足厥阴肝经“抵小腹,挟胃,属肝,络胆,上贯膈,布胁肋”,故取期门可疏肝理气、健脾和胃,治疗肝气郁结、失于疏泄导致的各种病证。
期门穴具有疏肝健脾、和胃降逆之功效,用于治疗肝气郁结、失于疏泄导致的各种病证。
期门穴有疏调肝脾、理气活血之功,主治胁痛、腹胀、呃逆、吐酸、乳痈、郁证、热病。肝经诸穴多治疝气、阴茎痛,及妇人经血诸病,其脉行径,循股际入毛中,过阴器,抵小腹。其内循行者,挟胃属肝络胆也。本经之气,循内行支线,从肝贯膈,上注于肺,出于中府。再逐次循行,犹如期与会者。
刺激期门穴能疏肝理气、健脾祛湿,治疗肝旺脾虚之四肢困倦、疲乏春困之症。刺激期门穴,又能泻肝清肺、顺气降火,治疗肝盛化火、上逆侮肺所致的咳喘症。春天刺激期门穴,还能改善肝的疏泄和阳气的生发,调理情志,使人心胸开阔、情绪乐观、肝气顺达、气血调畅 。
特效按摩
每天按揉期门穴2次,每次200下。可治各种妇科疾病和男科前列腺肥大。
研究进展
针刺期门穴,治疗呃逆
期门穴局部皮肤常规消毒,用1.5~2寸毫针,右手持针斜刺0.5~1寸,针尖略向下,用提插捻转手法,调节针感,使针下出现酸、麻、胀、重感,发作时行强刺激手法,缓解后改为平补平泻法,均留针30min,中间行针2~3次,每日1次,若属寒,并加灸,7次为一疗程。共治疗73例,1次治愈9例,2次治愈12例,3次治愈7例,其余45例患者1~2疗程后均收效。
针刺期门穴,治疗慢性胆囊炎
期门,进针约1.5寸,施捻转提插泻法1min,并在B超下观察胆囊缓慢收缩,留针15min后出针。结果表明,针刺期门可反射性地引起胆囊收缩,降低胆道平滑肌的张力,松弛Oddis括约肌,促进胆汁排泄,减轻胆囊及胆道的充血、水肿,从而达到治疗胆囊炎的目的。
期门穴刺血,治疗慢性胆囊炎
主穴取期门。肝气郁结者,加太冲章门;气滞血瘀者,加膈俞行间;脾肾阳虚者,加命门足三里;痰饮停聚者,加阴陵泉中脘丰隆;肝肾虚者,加涌泉太溪。腧穴局部消毒后,用三棱针向期门中间刺1针,4周刺4针,刺后闪罐留罐10min,拔去瘀血,余穴用毫针刺法,平补平泻。隔日1次,7次为一疗程。共治疗48例,痊愈36例,显效12例,总有效率为100%。
对胆囊的影响
针刺期门穴可见胆管口括约肌紧张收缩,停针时松弛,有助于胆囊运动。
针刺“期门”“日月”穴,可调整胆汁排泌功能,降低奥狄氏括约肌的张力。
现代研究报道,针刺日月期门对胆囊、胆总管、胆道括约肌均有明显作用。
针刺胆石症患者的“日月”“期门”,可在短时间内引起胆囊显著收缩,促进胆囊排空。
针刺期门穴,治疗胆道蛔虫病
在疼痛时,针刺右侧期门,进针0.8寸,得气后轻捻转约3min,腹痛顿消,留针2h,留针期间未出现腹痛,出针后30min,患者上腹又如前剧痛,即再行针刺期门如上法,腹痛又止。继续留针6h,疼痛未再发作。
对乳腺增生患者内分泌、免疫功能的影响
将200例乳腺增生患者随机分为调肾疏肝针法组、常规针刺组和中药组。调肾疏肝组主穴取肾俞命门风府灵墟神封步廊期门,配穴取太溪三阴交太冲子宫归来,每日针刺1次;常规针刺组主穴取足三里膻中肝俞乳根内关期门,治疗方法同调肾疏肝组;中药组口服乳癖消片,每次6片,每日3次。3组患者皆治疗2个月经周期后,观察疗效及雌二醇(E2),催乳素(PRL),孕酮(P),淋巴细胞亚群CD3+、CD4+、CD8+变化情况。结果:调肾疏肝组临床疗效、中医证候疗效总有效率为分别为92.0%、94.0%,常规针刺组分别为86.0%和88.0%,中药组分别为78.0%和84.0%,3组患者疗效比较差异均有显著性意义(P<0.05),调肾疏肝组疗效优于另两组;与治疗前相比,3组患者血清PRL、P、P/E2均有显著改善( P<0.05),调肾疏肝组降低PRL和升高P、P/E2作用优于另两组(P<0.05);与治疗前相比,调肾疏肝组和常规针刺组E2、CD8+、CD4+/CD8+有显著改善,调肾疏肝组降低E2的作用优于常规针刺组(P<0.05)。结论:调肾疏肝针法是治疗乳腺增生病的有效方法,对乳腺增生患者的内分泌、免疫功能有调节作用。
治疗子宫内膜异位症
将90例患者随机分为3组。针刺组,取肝俞脾俞肾俞期门章门京门;常规针刺组,取合谷中极关元三阴交;西药对照组,口服达那唑。观察三组患者临床症状、体征、肿瘤标志物血清CA125值的变化及不良反应。结果:3组的总疗效相似,但俞募针刺组在痛经、月经不调、腰骶痛、肛门坠胀等症状的改善方面显著优于其他两组(P<0.01),且俞募针刺组治疗后血清CA125值较治疗前显著降低(P<0.01)。结论:配穴针刺法治疗子宫内膜异位症临床疗效显著,其不良反应明显低于西药对照组。
对膀胱的影响
针刺期门穴,当捻针时,可引起膀胱收缩,内压升高,捻针停止时,膀胱变为松驰,内压下降。
针刺神经系统功能正常的病人的期门等穴,捻针时逼尿肌收缩,不捻针时逼尿肌舒张。
治疗慢性肝炎、肝硬化
用针或灸治疗早期肝硬化有一定疗效。对肝血流量有明显减少。从病理组织学方面证实,灸动物“期门穴”,对药源性早期肝硬变有疗效。
针刺期门穴,可见肝血流量明显减少,对慢性肝炎、早期肝硬化有一定疗效。
动物实验表明,艾灸期门对于药源性早期肝硬化有疗效。
辅助肝病诊断
检查发现期门穴有压痛的患者肝区均有压痛,肝血流图、肝功能异常。
对白细胞的影响
针刺期门穴能引起白细胞数量的增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