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灵脂
红参五灵脂扶下攻积。
正虚加党参灵脂,虚甚者用红参
蒲公英救必应蒲黄五灵脂等行气活血、清热解毒、止痛之品。
朱老云:“五灵脂能入血分以行营气,能降浊气而和阴阳。”
《严氏济生方》以五灵脂配伍延胡索莪术高良姜当归治疗急心痛、胃痛大概是取其行营气、消瘀止痛的作用。
其降浊气之用是从《内经》中以“鸡矢醴”治疗鼓胀推衍而来。
朱老经验:
1)凡痰瘀交阻,宿食不消,浊气䐜塞所致的腹痛䐜胀,往往可以选用五灵脂
2)朱老还常用五灵脂治疗肺胀(肺气肿)如《普济方》之皱肺丸,“治咳嗽肺胀,动则短气”(五灵脂柏子仁胡桃去壳)。
人参五灵脂同用有止痛、消胀、愈疡、开胃进食之功。
临证常以人参五灵脂丁香郁金甘遂甘草,治疗某些重症、顽症,“相反适相成,相恶以相激”变法之用,正取其剽悍之性。
治经闭腹胀痛之实证:地鳖虫常与大黄桃仁红花五灵脂同用。
宫颈癌内治、外治系列六方:
子宫颈癌属于中医妇科的瘕瘕、崩漏等范畴。该病发病率高,约占女性恶性肿瘤的50%以上,在妇科恶性生殖器肿瘤中,占居首位。因此,对于宫颈癌的防治,具有重要的意义。
中医认为,本病之发生,系多种原因综合作用的结果,但总以情志所伤,肝郁气滞,冲任损伤,肝、脾、肾诸脏虚损为发病之内因;外受湿热,或积冷结气,血寒伤络,瘀阻胞络等,为外所因。
在宫颈癌的治疗方面,早在20世纪60年代初,李老即与山西医学院附属第三医院(省肿瘤医院)合作,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李老认为,本病总分实、虚两大类,一般初期、中期以实证居多,晚期、后期则以虚证表现突出。
实证往往以湿热瘀毒和肝郁气滞为主要证候表现。初期、中期治疗是本病的关键,在总结大量的临床经验,结合前人文献记载的基础上,针对湿热瘀毒和肝气郁滞这两种常见临床证型,李老创制出治疗子宫颈癌的内服1~3号及外用1~3号系列方剂,内外兼治,曾收到较好的临床疗效。现介绍如下:
1、宫颈癌内服第一号方
【药品】白术 猪苓 茯苓 茜草 茅术 黄柏 银花 香附水炒) 生地 白芍 泽泻 当归各30克 知母 丹参 川芎 红花 木通各15克 海螵蛸12克 甘草梢9克
【主治】湿热瘀毒证。
无论有形无形而自觉身重者,患者自感阴中滞碍,重行痒痛顽麻,或出血水,或干燥不润,或兼黄白带下,或经血闭止,或经行如常,或迁延日久,成为劳伤难治之证。尿黄,口苦咽干,舌质暗红,苔黄腻,脉滑数或弦滑。
【制法】上药共研细末,炼为丸,每丸重9克。
【用法】每服1丸,日服2次,早晚空心开水送下。可同时配合外用第一号方和外用第二号方。
2、宫颈癌外用(洗方)第一号方
【药品】苦参 川椒 苍术 槐花 各6克
【主治】湿热瘀毒证。
【制法】上药煎汤,入芒硝9克。
【用法】乘热倾入盆中,先熏后洗。同时配合用宫颈癌内服第一号方和外用第二号方。
3、宫颈癌外用(坐药)第二号方
【药品】枯矾18克 铜绿12克 五倍子15克 雄黄15克 桃仁(生)30克
【主治】湿热瘀毒证。
【制法】上药共为细末,炼为长圆形锭子,每锭16克重。
【用法】先用宫颈癌外用第一号方熏洗后,将此锭用纱布包之,纳入阴道内。每日换药1次。
4、宫颈癌内服第二号方
【药品】银花 当归 丹参 龙胆草 生地 丹皮 革薜各15克 桃仁 红花 乳香 没药 防己 黄柏 甘草 木通 泽泻 车前子各9克
【主治】湿热瘀毒证。
【制法】水煎。
【用法】内服兼外洗,每日2剂,水煎。内服1剂,早晚分2次服;外洗1剂,煎好乘热倾入盆中,先熏后洗。
5、宫颈癌外用第三号方
【药品】轻粉3克 梅片0.3克 麝香0.15克 蜈蚣2条 黄柏15克
【主治】各型宫颈癌。
【制法】上药研末,加入一定基质制成软膏。
【用法】将软膏深入阴道内。
6、宫颈癌内服第三号方
【药品】生白芍60克 当归60克 柴胡24克 海藻24克 昆布24克 白术30克 茯苓24克 香附15克 海螵蛸30克 蜈蚣15条 乳香30克 没药30克 茜草15克 麝香0.6克
【主治】肝气郁滞证。阴道流血,夹有瘀块,白带稍多(宫颈局部轻度糜烂,或呈小菜花样损害),情绪郁闷或心烦易怒,少腹胀感,胸胁胀满,全身窜痛,口苦咽干,舌质稍暗或正常,苔薄白或微黄,脉弦。
【制法】上药共为细末,水调为丸,梧桐子大。
【用法】每日早晚各服7.5克,开水送服。同时配合用宫颈癌外用第三号方,或选用宫颈癌外用第一号方、第二号方。
宫颈癌辨证论治为前提、以毒攻毒方可却
子宫颈癌是妇科常见生殖器恶性肿瘤之一,临床以阴道分泌物增多、不规则出血、疼痛等为主要症状,属中医学崩漏、带下、瘕瘕等范畴。
疼痛是宫颈癌晚期症状,为癌瘤浸润宫旁组织,侵蚀压迫神经血管,癌瘤感染,以及放疗后纤维化粘连所致。西医采用对症止痛治疗。中医在整体观念指导下辨证论治,从而在改善患者全身状况、增强机体免疫能力、减轻症状、延长生命等方面发挥出其独特的作用。临证有气滞血瘀、湿热壅毒及肾虚等证型。
气滞血瘀者,为七情所伤,冲任郁滞,积久成癥,或瘀阻冲任,血不归经,而成崩漏。症见阴道不规则出血,或有癥块,精神抑郁,少腹胀痛,牵及胸胁,舌暗,苔白,脉弦涩或沉涩。治宜行气活血为主,方用活络效灵丹加味乌药散
湿热壅毒者,因于生活不洁,或经期产后胞脉空虚之时感染邪毒,壅于冲任。症见带下量多,味臭,色黄或如米泔,口苦咽于,尿黄便秘,舌红,苔黄厚,脉滑数。治宜清热化湿解毒,方用五味消毒饮合四妙散。
肾虚者,因于婚育过早,房劳多产,致肝肾阴虚或脾肾阳虚。症见带下量多清稀,或漏下淋沥,头晕耳鸣,腰膝酸痛,形瘦畏寒,纳少便溏,舌淡红,脉细弱或虚数。治宜补肾,方用六味丸八味丸
癌症为恶性病变,为“癌毒”在体内增生蓄积的结果,治疗在辨证求因,调整机体阴阳平衡的基础上,以毒攻毒,如用全蝎蜈蚣之类,祛除癌毒,使正气得复,疾病向愈。
附 案:
张某,女,57岁。门诊号:63415。1963年5月20日初诊:右下腹疼痛拒按月余,外院诊断为“宫颈癌”。患者精神抑郁,舌质暗,苔薄,脉弦滑。
处方:丹参15克 当归9克 乳香7.5克 生白芍9克 五灵脂7.5克 甘草3克水煎服。
二诊:服上药2剂后,腹痛减轻,于上方中加入蜈蚣2条,全蝎9克,继服。
按:本病以腹痛为主症,可能属宫颈癌晚期,宫旁有浸润,压迫神经所致,主症右下腹疼痛拒按属实。纵观脉症属气滞血瘀证,为冲任瘀滞而成。治宜理气活血,通络止痛。方用活络效灵丹丹参当归乳香五灵脂活血行气止痛,白芍甘草酸甘缓急止痛并养血和中,制攻逐太过。全方攻邪而不伤正。二诊加入蜈蚣全蝎,均有毒,具有解毒散结之功,取其以毒攻毒之意,李老用此专以其毒攻癌肿之毒,可谓“有故无殒,亦无殒也”之意。
糖尿病火不生土:
李彩青,女,55岁,病史7年。便溏4个月,面色灰暗,不渴,少腹坠胀,若痢疾之里急后重。食入难化,嗳腐吞酸。舌质红,有白腐苔,脉沉微。用理中辈不效。火不生土,责其釜底无火,当温肾阳,予三畏汤加味:
红参(另炖)、灵脂公丁香郁金各10克,油桂3克(研、吞服),赤石脂30克,附子三仙炭姜炭、炙各10克,生山药60克。3剂而愈。
后以培元固本散胎盘1-2具,鹿茸30-50g,红参50-100g,五灵脂30-50g,三七50-100g,琥珀30-50g)连服百日,得以巩固,已5年不服降糖药。
瘀血:
瘀血在心,菖蒲郁金;在肝,癥用三棱阿魏,瘕用水红花子炮山甲;在肾,泽兰益母草;在肺,苏木降香;在脾,五灵脂香附
子宫内膜异位:
活血止痛 养血助孕
黄芪20克 当归15克 白芍各10克 细辛3克 川芎10克 桂枝10克
元胡15克 制各10克 生蒲黄10克 五灵脂10克 桃仁10克
枳壳10克 柴胡10克 半枝莲15克 夏枯草15克 生牡蛎30克
莪术6克 三七6克 防风10克 白术10克
水煎服
输卵管梗阻:
活血化瘀 通络种子
香附10克 丹参15克 白芍各15克 柴胡15克 黄芩10克 二花20克
苡仁20克 桃仁10克 红花6克 蜈蚣2条 蒲黄10克 五灵脂10克
皂角剌6克 威灵仙9克 王不留行15克 甘草6克
虚加党参 白术 黄芪 实加三棱 莪术 昆布 内金 路路通
寒加小茴 细辛 干姜 热加公英 败酱 丹皮 白英
宫腔粘连:
活血化瘀 通络助孕
生蒲黄10克 五灵脂12克 生苡仁20克 败酱草20克 当归10克 丹参15克
赤芍15克 王不留行15克 益母草20克 莪术10克 柴胡15克 鳖甲30克
桃仁10克 大黄5克
水煎服
便秘腹胀:
牵牛子气味雄烈,可破气散壅、通利三焦。
如章次公先生灵丑散黑牵牛五灵脂):用于痢疾少腹胀硬或坠痛,排便不爽。
培元固本散
胎盘1-2具,鹿茸30-50g,红参50-100g,五灵脂30-50g,三七50-100g,琥珀30-50g
三畏汤
李可老中医是山西省名中医,著《李可老中医急危重症疑难病经验专辑》,自创“三畏汤”由红参灵脂公丁香郁金肉桂赤石脂等三对畏药组成,功能“益气活血,启脾进食,温肾止久泻、久带,消寒胀,宽胸利气,定痹散结消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