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脘穴[xià wǎn][CV10](下管,幽门(注意区别正名“幽门”))
任脉足太阴任脉之会。在上腹部,前正中线上,当脐中上2寸。在腹白线上,深部为横结肠;有腹壁上、下动、静脉交界处的分支;布有第八肋间神经前皮支的内侧支。

功效:疏导水湿,健脾和胃,降逆利水,消积化滞。健胃,消食,止痛。和中理气,降逆止呕。
治法:寒则通之或灸之或循经向下推按,热则水针或泻针出气。
主治:急慢性胃炎,胃溃疡,胃痉挛,胃下垂,胃扩张,胃炎,胃痛,脘痛,胃脘疼痛,腹痛,腹胀,腹坚硬胀,腹中痞块,痞块连脐上,呕吐,呃逆,不欲食,食谷不化,消化不良,小儿疳疾,反胃,肠炎,肠鸣,痢疾,泄泻,虚肿,小便黄赤,日渐消瘦。
刺法:一般直刺0.5~1.0寸,局部酸胀。针刺时宜缓慢。孕妇慎用。
灸法:艾炷灸或隔物灸3~7壮,艾条灸10~20分钟。《外台秘要》:孕妇不可灸。
配伍
下脘穴配关元穴,治大便带血。
下脘穴配天枢穴、足三里穴,治腹泻。
下脘穴配天枢穴、气海穴、关元穴、足三里穴(针灸并用),治急性菌痢。
下脘穴配天枢穴、上巨虚穴,治便秘。
下脘穴配足三里穴、肾俞穴、膈俞穴、中脘穴、脾俞穴,治反胃。
下脘穴,配内关穴、足三里穴,治呕吐、腹痛。
下脘穴配足三里穴,有行气降气,宽中醒脾的作用,主治食饮不化,入腹还出。
下脘穴配中脘穴、内关穴、足三里穴,治胃炎、消化不良。
下脘穴配陷谷穴,有行气和胃的作用,主治肠鸣、食谷不化。
下脘穴配补足三里穴,点刺四缝穴,治小儿疳证。
下脘穴配梁门穴,治消化道溃疡。
下脘穴配中脘穴,有和中健胃,活血化瘀的作用,主治腹坚硬胀、痞块。
下脘穴配上脘穴、中脘穴、胃俞穴、足三里穴,适用于胃下垂。
《针灸大成》:反胃,先取下脘,后取足三里(泻),胃俞膈俞(百壮),中脘脾俞
〖名解〗
下即下方,脘即胃脘,此穴当胃脘之下部,故名下脘
下脘。下,下部也。脘,空腔,空管也。该穴名意指任脉的上部经水在此向下而行。本穴物质为任脉上部经脉下行而至的地部经水,至本穴后则继续循脉而下行,如同流向下部的巨大空腔,故名。下管名意与下脘同。
下,相对于上、中而言。脘,胃也。《说文》:“脘,胃府也。”脘,同管,音义并同,古人多互用,今皆作“脘”。受水谷曰脘,指胃府。《正字通》:“胃之受水谷者曰脘……脐上二寸当胃下口,为下脘。”《黄帝内经灵枢·上膈》:“虫寒则积聚,守于下管。”本穴位当胃腑的下底大弯处,《类经图翼》:“当胃下口,小肠上口”,因名下脘
足太阴任脉之会。本穴物质为胸腹上部下行而至的地部经水,它包括任脉的冷降之液,包括脾经的冷降之液,故为足太阴任脉之会。
穴义:任脉的上部经水在此向下而行。
气血特征:气血物质为地部经水。
运行规律:循任脉下行。
功效:
疏导水湿,健脾和胃,降逆利水,消积化滞。健胃,消食,止痛。和中理气,降逆止呕。
下脘穴为任脉足太阴之会,穴处又乃胃脘与肠腑相连之部位,胃主受纳,腐熟水谷,肠主传导糟粕、泌别清浊,故凡肠胃之证,均是下脘治疗的范围。
下脘穴具有健胃、消食、止痛之功效,多用于治疗胃肠疾病。
下脘穴系任脉脾经之会穴,有和中理气、降逆止呕之功。主治腹胀脘痛、呕吐呃逆、食谷不化、肠鸣泄泻。
下脘穴为本经与足太阴经之会穴。因足太阴经属脾络胃,由内循行之线与任脉连通也。凡胃病阴沉、下垂下陷之症,均宜取此。
健脾和胃,消积化滞。穴属脾会,脾恶湿、喜升,由于六腑气寒,脾的运化功能失常,气阻不畅,必然会影响到小肠的泌别清浊功能,从而导致泄痢、腹内肠鸣,食物难以消化而出现食积、腹胀等疾患。故除主胃部疾病外,更偏重于缓解小肠、脾不运化所导致的各种疾病。如脘痛、腹胀、食谷不化、肠鸣、泄泻、日渐消瘦、呕吐、呃逆、胃下垂、痞块、虚肿、尿血等。
上脘穴、中脘穴及下脘穴均为胃之募穴,故具有和胃健脾、降逆利水之功用,常用来治疗胃痛、呕吐、呃逆、反胃、腹痛腹胀、泄泻痢疾等疾病,是健胃三大要穴。
下脘穴掌管食物由被初次咀嚼到真正消化的中转过程。下脘穴问题导致体内毒素增多,小腹、臀部、大腿处脂肪堆积。每天刺激按揉下脘穴,可以让食物彻底消化,塑造迷人身材。
特效按摩
以手掌按揉下脘穴50~100次,对缓解腹痛,治疗消化不良、呕吐十分有效。
研究进展
对胃肠功能的影响
针刺下脘对胃肠功能有调整作用,可促进胃及十二指肠溃疡的愈合,胃液分泌虽多保持高分泌状态,但胃的总酸度和自由酸度多趋于正常化。对肠功能障碍者针刺下脘,可使其功能正常化。
对机体免疫功能的影响
针刺下脘可提高机体免疫力。对痢疾杆菌携带者灸下脘神阙等穴,结果发现,粪便细菌培养转阴所需天数比药物组明显缩短;免疫指标测定显示红细胞C3b受体花环率、红细胞免疫复合物花环率均显著升高(P<0.05),说明针灸治疗痢疾杆菌携带者具有稳定的促进红细胞免疫功能提高的作用。
据报道,以下脘天枢气海关元足三里为主穴,针灸治疗猴细菌性痢疾,可使白细胞总数和血浆中游离组胺含量均趋正常化;抗体可比对照组提早4天左右产生,抗体效价比对照组高出2倍以上,白细胞吞噬指数显著增加,细菌毒性、毒力显著降低乃至消失;针治48小时后,2/3实验动物粪便细菌培养即可转阴,第4天可全部转阴,而对照组在感染后的第12天仍为阳性。